欢迎访问大发一分彩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推荐 > 新闻正文

黎嘉浩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:国风少年初长成

时间: 2019-05-24 13:44:47 | 来源: 皮皮呀 | 阅读: 208次

黎嘉浩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:国风少年初长成

事实上,早在去年,黎嘉浩就尝试过国风类型的歌曲:一首《塞上秋》、一首《武侠梦》,连带他少年气正好的演唱,形成了连贯的歌曲表达。借助创作深扎的文学性蓝本,歌手气质与歌曲类型实则是相通的,打造出一个属于黎嘉浩的全新音乐人设。

这个人设,并非是搭建在娱乐圈容易坍塌的性格和外在好感度上,而是与黎嘉浩和他的作品紧密相联的。

放在当下华语乐坛语境里,少年感与清秀的五官、朴实纯净的演唱、细腻的情感表达、对国风类型歌曲的拿捏娴熟等,几个鲜明特征总结而成的“国风少年”这个词正好能作为对黎嘉浩目前音乐的高度概括。

正因如此,去年和今年去听黎嘉浩的音乐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。曾经的青涩与懵懂已慢慢如今再听时,很明显能感受到他已然脱胎了最初标准流行底色的校园青春吐露,逐渐演变为有思想内涵和个体理解的国风音乐意识形态输出。

到这首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,恰好佐证了一个歌手在音乐维度的自我探寻。经过摸索和推出多首作品之后,在音乐人们的加持下,黎嘉浩终于挖掘出自己“国风少年”的音乐本色。

黎嘉浩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:国风少年初长成

这首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著名词作者王贤宇在陆游经典同名词作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基础上做了再创作。歌词部分在不改原意的基础上,用朴实但细节感丰富的场景、生动的措辞将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展现出来。

原词里的感伤和自抑变成了“无奈缘分浅梦难共”,叹惋和珍视变成了“锦书虽难托情更重”,本身的眷念与相思之情皆通过当代词人的妙笔缓缓道来。

因此,虽说原词记叙的是在禹迹寺南沈园的一次偶然相遇的情景,但改编再创作的部分仍很好地抓住了重点,表达出眷恋之深和相思之切。情深所至,铺陈开来。作为国风歌曲的词,它的“创作”是出色的,能让人脑海中产生画面感,是一首真挚动人、催人泪下的作品。

而曲则是由著名作曲家王锦麟打造而成,除了配合词达成一体化之外,整体构架是去繁为简的,充分借助了乐器与人声的功能性作用,形成了舒服宽宏的艺术美。

在编曲上,保留了歌曲的传统骨架,加入了传统弦乐和钢琴等的铺陈,用乐器及背后的文化演成了歌词内涵,打造出一种庞大的现代感和时空感。本是历史的陈辞,却因作词作曲的锦瑟和鸣有了当代美。

总的来说,王贤宇的词和王锦麟的曲是立足当下,借古托今的,祝愿了所有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。单看文本囿于歌曲结构相对削弱,但画面感则旋律更好的融合在一起,成了一首出彩的国风歌曲。

黎嘉浩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:国风少年初长成

单就创作上,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是值得肯定的;而细听黎嘉浩的演唱,除了自我唱功和情感拿捏的进步之外,他同时也表现出了这首歌的高级质感:

一是演唱与创作的契合,提高了国风少年音乐的听觉系数。和之前的《塞上秋》不同,这首歌的创作更像一种用现代的方式还原古时的场景,用音乐凸显别离的愁思与眷念。黎嘉浩的演唱就很好地抓住了这一点,他的音色游走是徐徐道来的,而非一股脑用高音装点的。因此,在演唱上,黎嘉浩在抑扬顿挫间表达出歌曲的内核,延伸了整首歌的意境。

二是主题性与人文深度的双向拓展,拔高了整首歌的艺术性。在已有的创作层面里,黎嘉浩的演唱是有加分的,加分项主要来自他嗓音的感染力。温润舒服的男声,入耳的情感托出,他演唱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是演唱随气质并行的。编曲基本没有过多修饰,而演唱也是依照于本能的情感抒发,黎嘉浩就很轻易地还原了这份纯粹的感情。

三则来源于他类型音乐的扎实功底和走心的演唱。从音乐内核中凝练演唱,这样的国风是不脱离时代的,也是有着温度的。因此听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时,我们虽远离了那个时代,却依然会被黎嘉浩故事性的诉说吸引,去与这个故事产生情感的呼应。从演唱而言,这符合了一首好歌的要求。

黎嘉浩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:国风少年初长成

几首国风歌曲下来,黎嘉浩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可塑性,也用实力证明了国风少年的初长成。

接下来,相信他的音乐还会给我们带来更多惊喜!

新闻标题: 黎嘉浩《钗头凤·红酥手》:国风少年初长成
新闻地址: http://www.maurybrown.com/news/988813.html
新闻标签:国风  少年  初长成
Top